百度搜索: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文化交流>>正文
沉痛悼念诗人洛夫先生
时间: 2018-3-21 1:51:44 浏览:68次  发布者:admin

    洛夫(1928—2018),本名莫洛夫,一九二八年生于湖南衡阳,淡江大学英文系毕业,曾任教东吴大学外文系。一九五四年与张默、痖弦共同创办《创世纪》诗刊,历任总编辑数十年,该刊为华文世界刊龄最长的诗刊。其早年诗歌中采用超现实的表现手法,具有魔幻色彩,他因之被诗坛誉为“诗魔”。洛夫是对当代汉语诗歌作出巨大贡献的作家,作品被译成英、法、日、韩、荷兰、瑞典等文,并收入各大诗选,著有诗集、散文集、评论集数十部,译著八部。

催人泪下的诗歌

1




2




3




烟之外

在涛声中呼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是一本很伤感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我依然凝视
你眼中的一片纯白
我跪向你向昨日
向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麽呢?
你那曾被称为雪的眸子
现在有人叫它

 

边界望乡


说着说着

我们就到了落马洲

雾正升起,我们在茫然中勒马四顾

手掌开始生汗

望远镜中扩大数十倍的乡愁

乱如风中的散发

当距离调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

一座远山迎面飞来

把我撞成了

严重的内伤

病了病了

病得象山坡上那丛凋残的杜鹃

只剩下唯一的一朵

蹲在那块禁止越界的告示牌后面

咯血。而这时

一只白鹭从水田中惊起

飞越深圳

又猛然折了回来

而这时,鹧鸪以火发音

那冒烟的啼声

一句句

穿透异地三月的春寒

我被烧得双目尽赤,血脉贲张

你却竖起外衣的领子,回头问我

冷,还是

不冷?

惊蛰之后是春分

清明时节该不远了

我居然也听懂了广东的乡音

当雨水把莽莽大地

译成青色的语言

喏!你说,福田村再过去就是水围

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

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

后记19793月中旬应邀访港,十六日上午余光中兄亲自开车陪我参观落马洲之边界,当时轻雾氤氲,望远镜中的故国山河隐约可见,而耳边正响起数十年未的鹧鸪啼叫,声声扣人心弦,所谓近乡情怯,大概就是我当时的心境吧。


 

水祭


既莫足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离骚》 

      (一) 

  挥菖蒲之碧剑 
  扬汨罗之浊浪 
  在泽畔 
  在石榴纷举怒拳的五月 
  我又见你从江心踏波而来 
  见一株白色水姜伸出温婉的手 
  牵你涉水而过 
  江水早已洗白了你一身傲骨 
  何不把青衫与发簪留给昨日的风雨 
  归来吧,楚国的诗魂 

      (二) 

  面容枯槁,身上长满青苔 
  那提着一头湿发而行吟江边的人 
  是你吗? 
  手捧一部残破的离骚 
  兀自坐在一堆鹅卵石上呕吐 

  吐尽泥土却吐不完牢骚 
  你沿岸踽踽独行,数了又数自己的脚印 
  且苦苦追思 
  祸根就是那一部宪令的草稿 
  在江底摸了千年也找不到答案 

      (三) 

  问天,天以一片乌云作答 
  只怪你出门看天色不看怀王的脸色 
  披肝沥胆犹嫌你的血气太腥 
  且上官大夫靳尚早就在你的枕边 
  暗藏了一条毒蛇 

  爱国忠君敌不过郑袖的裙底风云 
  正道直行不值张仪的舌粲莲花 
  怀王宁饮谗谀之酖酒 
  终落得亡命秦地 
  三闾大夫啊,你纵冤死而尸骨犹香 

      (四) 

  谗言似火 
  只烧得你发枯唇焦,双目俱赤 
  你被扔进烈焰而化为一炉熔浆 
  冷却处理自属必要 
  便投身于江水的冰寒 

  钢铁于焉成形 
  在时间中已锻成一柄不锈的古剑 
  水中躺了两千年的诗魂啊 
汨罗汹涌的浪涛 
  高举你于历史的孤峰 

      (五) 

  昨夜不眠 
  我在风中展读你的九歌 
  乍闻河伯嗷嗷,山鬼啾啾 
  以及渔父从水漩中 
  捞起你一只靴子的惊呼 

  你制芰荷以为衣兮 
  集芙蓉以为裳 
  你雕寒星以为目兮 
  凝冰雪以为魂 
  三闾大夫,我把你荒凉的额角读成巍峨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